书架
佛系王者[快穿]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章 假千金和兄长在一起了福星之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因着今日见到了五皇子, 还与他拉近了关系,陆菀心里欣喜得意,一路回到侯府, 不免在面上露出几分来,

这落在老夫人眼里就有些刺眼了,

现在侯府声名尽毁, 自己一大把年纪被召入宫廷训诫杖责,还褫夺诰命, 面子里子全没了,老夫人现在心里又气又恨,这会看什么都不顺眼。先前还能当陆菀是福星喜爱不已, 但这会却是控制不住怒意了,

她沉着脸呵斥道, “你不好好尽孝侍疾,还跑出去做什么,难道还想出什么风头。”

“别以为侯府捧着你,就真拿自己当千金小姐了。”

陆菀脸色瞬间煞白,有那么一刻仿佛回到了前世她百般哭闹哀求,老夫人依旧毫不犹豫送她回乡下林家, 当时她也是这么说的。

老夫人毫不留情地呵斥了陆菀一顿不说, 还下令责罚陆菀, “跪上两个时辰好好反省吧。”

陆云驰不在家, 还是老夫人说了算, 若是不顺从只会罚得更重,

连老夫人身边的嬷嬷婢女待她的态度也不那么恭敬了, 毕竟老夫人的话,也有不少人听见了。这才知道原来老夫人也没那么疼爱菀小姐啊, 也是,连嫡亲的孙女都不在乎,更何况一个非亲生的外来野丫头呢。

最后陆菀跪在了老夫人的院子,忍受着周围府内下人似乎嘲弄轻蔑的目光,好像在说着麻雀飞上枝头也变不了凤凰。

像是前世的场景重演一般,陆菀的心忍不住揪起来了,眼前一黑,便昏倒在了地上。

陆菀被老夫人罚跪晕倒的事,陆云驰一回来就知道了,哪怕老夫人下令封口,但到底陆云驰才是侯府的掌权人,如何能瞒得住他。看着发烧做着噩梦的陆菀,陆云驰心疼不已,没想到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让他的菀菀受了这么多苦。

随后陆云驰冷着脸便闯入了老夫人的屋子,“祖母需要有人照顾,只管使唤丫鬟就是了,何必刁难菀菀。”

语气没有半分恭敬,反而是带上质问不满的意思。

才喝下汤药舒服了些许的老夫人,听了这话顿时气的面如金纸,浑身发颤,“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跑来对你的祖母不敬?”

而且她名分上还是陆菀的祖母,让她侍疾是天经地义的事,谁也挑不出错来。

陆云驰言语态度甚是冷漠道,“菀菀不是什么外人。”

他只强调了这点,却没有为他这番行事作为解释什么,老夫人心底一凉,也更加气恼怨恨,“你说这些无非是为了陆菀,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对那丫头有着什么心思。”

“你们有着那么多年的名分,不可能光明正大的。你要是将她当个玩意也就算了……”

陆云驰如何肯听对陆菀贬低的话,语气冰冷地打断道,“老夫人伤得重,还是多多静养着,其他事以后就不要再管了。”

这是要夺了她在侯府的权力,老夫人脑子嗡嗡嗡轰鸣,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作为历经威宁侯府四代的老太君,到老了居然要被亲孙子夺权打压地位。

陆云驰又道,“菀菀身子弱,做不来伺候人的活,以后也不用来为老夫人侍疾了。”

归根究底一切都是为了陆菀,这下老夫人气血上涌,是真的晕过去了。

陆云驰撂下一句请大夫吧,就看也不看地走了,留下屋子里的仆婢们面面相觑,这侯府的天是真要变了。

等到老夫人再醒来,也发现了自己的处境,不仅自己的大半亲信被发落掉了,但府里其他仆婢却使唤不动了,说的话甚至传不出自己的院子。

还有连待遇也降低了不少,府里的珍贵药材补品,都供着体弱晕倒生病的陆菀去了,老夫人这个亲祖母反倒撇到了一边。

侯府的下人多是见风使舵,捧高踩低的,一个失去了诰命身份,还不受小侯爷重视的老太婆,又算得了什么呢。

老夫人这下,终于体会到宁氏和陆菡的一些心情了,也尝到了亲孙儿凉薄无情的滋味。

但是她到底更在乎一些侯府的名声前途,没有再说什么或是为难陆菀,而是忍了下来,但脾气也愈发阴沉古怪了。

陆菀得知陆云驰为护她狠狠发落了府里一顿,还打了老夫人的脸,却也为她立威,府里上下不敢有人再对她不敬了,陆菀心里忍不住泛起丝丝甜意,更为自己重生后选择抱住陆云驰这个大腿,而庆幸不已。

为了自己能过得更好,陆菀又吹耳边风,让陆云驰与五皇子多多接触,加深关系。

本来为着陆云驰停职待勘的事,五皇子便有些着急,几次三番想要约见陆云驰。

陆云驰警惕着太子对威宁侯府出手打击的事,怕暴露他们之间的结盟,便没有太大动作。但这阵子着实是有些举步维艰,又遭到来自李丞相等势力的打压,听陆菀的劝说后,陆云驰也动了心,想着或许走五皇子的路线,能够更快复起。

殊不知太子的人一直盯着陆云驰,在见他开始暗地里频繁与五皇子接触后,便将这消息透露给了其他皇子。

陆云驰以往因深得皇帝青睐,又担任要职,连太子的拉拢示好都能不假辞色,何况是其他皇子王爷。当时可以宽宏大量,还不是因为威宁侯府的权势。现在陆云驰失势,还占着他们所垂涎的九城兵马司提督位置,又在私下里与素来不声不响的五皇子来往,其他皇子怎么容忍得了。

不久后某一日,四皇子的妻弟,户部尚书之子,因为醉酒浪荡无意撞破了五皇子与威宁侯陆云驰在酒楼里的秘密约见。

尽管事后五皇子表示他与威宁侯只是谈些风花雪月之事,性情投合罢了。

但放在那些野心勃勃的皇子眼里,未免太过拙劣,以往也没有听说过五弟和威宁侯有来往,还用得着遮遮掩掩暗中见面。而那家酒楼也是五皇子的私人产业,这事稍微费心一查就知道了。

连皇帝听说后,对这个一向表现孝悌恭谦的五儿子,也带上了几分审视眼光。

还未正式出宫开府办过什么差事,就已经与威宁侯府交好,这般急切的态度难免让人不喜。而且威宁侯府自上代侯爷开始便是忠心的保皇党,以往皇帝见陆云驰和太子以及诸皇子都保持距离和冷淡的态度,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满意的。

没成想他暗地里与五皇子有了来往,倒是辜负了皇帝对他的信任,还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