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元帅又被欺负哭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今天没有挨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2/3)页
高忙道:“学校对优秀人才免学费,免住宿费,这个表格你填一下。”

免学费和住宿费?卫蓝又一次觉得:这学校她来对了。

填了表格,领了半个月后来报道的通知,在庄高依依不舍热情送别中,卫蓝出了校门。

买买买!

烤面筋,十串!羊肉串,二十!奶茶配煎饼,关东煮每样来一份,红薯炸串小烤肠

从街头吃到街尾,卫蓝无比满足。

不过此时的星河湾豪宅内,牧零却茶不思饭不想。

听完白志带来的消息,牧零半晌没说话。

“她真得报了警校,不是军校?”

“是的元帅。”

静默了许久,牧零又问:“报了哪一所?”

白志把自己从兄弟那儿探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诉牧零,听说联邦警校拒绝卫蓝,牧零蹙眉,莫名觉得有些不快。

他的妻子当然值得要最好的。

以牧零的地位,给卫蓝改户口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正准备打电话,牧零忽然想到了什么,动作停住了。

专家说了,不能对女人太好,舔狗一无所有。

放下手,牧零故作冷淡:“知道了,以后她的事不用跟我说。”

这话听得白志一愣。作为旁观者,他看得很清楚,他家元帅对卫蓝绝对有意思。正因为清楚,白志才顶着兄弟的调侃,巴巴地打听。

可他家元帅明明听得聚精会神,怎么突然说以后不用了?

一头雾水的白志刚要答应,就听牧零又道:“警校开学是不是要军训?”

“是。”福至心灵,白志立即说道:“军警一家亲,华夏警校刚刚成立,我们军方自然要出力。”

“属下这就去安排,确保军训正常开展。”

虽然依然惜字如金,但牧零一直紧皱的眉头松开了,白志知道自己猜对了,赶紧去办。

半个月过去了。

兜里揣着通知书,嘴里咬着麻球,卫蓝拉着行李箱,高高兴兴到华夏警校报道。

进大门的时候,她看到旁边的停车场里有一辆悬浮车很眼熟,低调的奢华,黑色车牌。

是牧零的。

卫蓝“咔嚓咔嚓”嚼碎麻球,一边往校内走,一边寻思:他来干什么?

管他呢,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因为资金紧张,华夏警校的校区并不大,主路进去是一号、二号和三号教学楼,旁边是个露天大训练场,一座室内体育馆,再过去是机甲室,实验室等,最后面则是两栋宿舍。

既然免住宿,卫蓝当然选择住校,省得跑来跑去。

管宿舍的是个家政机器人,圆头圆脑圆身子,型号老旧,反应慢,导致新生不得不在宿舍楼前排起了长队。

“管易,206。”机器人慢吞吞地报出名字和房号,慢吞吞地吐出钥匙卡,急得众新生抓耳挠头,怨声载道。

口袋有糖,卫蓝不慌,站在队伍里,嚼着麦芽糖。

排在卫蓝后面的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大男孩,看见卫蓝嚼得欢,他忍不住出声。

“那个,你这糖好吃吗?”

“好吃。”卫蓝回头。

清秀男孩做贼似的向后张望,确定他父母离开了,这才对卫蓝道:“我跟你买一点行不行?”

见他手上拿得是最新款通讯器,穿着打扮不像穷人,卫蓝觉得这人怪有意思,张口道:“行啊,五百块一根。”

麦芽糖是贵,但要是一根一根卖,也就十几块,卫蓝开的价纯属骗傻白甜。

谁知清秀男孩一口应了,当即加卫蓝好友,给她转了五百块。

负债累累的卫蓝没能留住这五百块,但是收获了一个傻白甜新朋友。

清秀男孩名叫南明,比卫蓝小一岁,今年十九。他父母是商人,家里挺有钱,可是规矩多,崇尚健康饮食。

所以南明从小到大吃过的零食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而麦芽糖这种会坏牙齿的甜食,他从来没尝过。

坑了南明五百块,卫蓝很同情这个傻孩子,给他科普了下基本物价,额外送了他一根麦芽糖。

“卫蓝你真好。”南明感动得不行。

卫蓝笑眯眯:“没错,我是个好人。”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随着队伍前进,就在快轮到卫蓝的时候,前面一个学生冲着机器人嚷嚷:“我不要四人寝,我要单人宿舍,快把申请表吐出来!”

“该请求无法识别。”

“单人宿舍!”

“该请求无法识别。”

“申请表!”

“该请求无法识别。”

“破机器人,信不信老子拆了你!”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