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元帅又被欺负哭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今天又要挨打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牧零是被通讯器震醒的。

他小心翼翼看了眼身边闭目熟睡的人, 修长的手探出薄被,在衣服堆里摸找通讯器。

是舰桥传来的通知:“元帅,因天蝎星系封闭管制,我们需要从死亡荒漠边缘迁跃, 一小时后将抵达死亡荒漠, 请您指示。”

牧零看了眼右上角的时间, 距离他进入卫蓝的船舱已经过去了18个小时。

时间过得好快。

牧零合上通讯器,正要起床,腰间忽然多了一只手臂。

力道不重,却让他动弹不得。

低头看了看那只白皙的手臂,以及覆着薄茧的手掌,那么有力,正牢牢地按住他。

一些破碎的画面出现在牧零的脑海,让他耳朵有点烧。

“去哪?”

慵懒的嗓音并没有多少睡意,显然,牧零查看通讯器的小动作没有逃过卫蓝。

“我”

刚要回答,牧零忽然哑声, 她、她在

手感像是沾了晨露的玫瑰花瓣, 卫蓝很满意。

“还有时间对吗”

“别”

硬是把人扯回被子里, 卫蓝翻身而上, 含糊的尾音消失在空气里。

“乖, 听话”

星舰正在逐渐驶入被称为“死亡荒漠”的碎石带,大量星体碎片时不时滑过舷窗, 像一颗颗陨落的流星,闪烁着七彩的光芒,照亮一室旖旎。

走廊上的广播在提醒乘客注意固定位置,暂时不要移动。门内的乘客却不听话, 吱嘎吱嘎响个不停。

在一阵长长的滑行后,星舰终于到达碎石带边缘,慢慢停下来。

与此同时,某个船舱内传出低低的泣声,以及求饶般的呢喃“蓝”。

通讯器又开始响,门外也有了喧嚣声。

“他、他们在找我。”牧零艰难地道。

卫蓝捉住牧零的手腕按在头顶,低头吻去他眼角的泪珠,她真喜欢他这副眼眶红红,顺从中带点别扭的样子。

“我得去舰桥了。”

牧零的嗓子又干又涩,瞥见卫蓝餍足的神色,他故意别开脸,盯着床头的智能时钟。

“嗯。”

卫蓝应了一声,放开牧零的手。

压抑着心头的怅然若失,牧零起身,背对卫蓝默默地穿戴。

只是嗯吗?难道她没有什么要说的?十八个小时就换来一声“嗯”?衣服都不替他穿一下。

莫名委屈,牧零扣纽扣的动作又狠又凶,仿佛和纽扣有仇。

“牧零。”卫蓝一只手支着头,另外一只手隔空描绘牧零的背影。

耳朵竖得高高的,牧零学着卫蓝先前的语气,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你很好。”

“嗯。”

“我们试试怎么样?”

试什么?她不是都试过了吗?从里到外的都试了。

不是说了很好吗,再之前也说了很好。里面,后面,前面,上面,下面,她都说很好。

明明满意得不得了,还说试?拿他当什么了?

刚恢复的眼眶又开始泛红,只不过这次是被气的,牧零闷闷地问:“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哪里不满意说啊,他又不是不能改。

注意力被一块血渍吸引,卫蓝没察觉到牧零的不开心,径直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当然是试着永远在一起。”

原来是这个意思。心头的郁气一扫而空,牧零背对卫蓝,眉眼弯弯。

永远在一起,他可记下了,不许反悔。

按着血渍,卫蓝冲着一动不动的牧零说:“我会对你负责的。”

只是负责吗?爱呢?

“我又没事,要你负什么责。”

说完,牧零快步离开。

如果他的步子不开得那么大,或许这话会更有说服力。

卫蓝勾唇。

啧,男人。

准确的说,是她的男人。

“全体注意,舰长来到舰桥。”

举手敬礼,白志抬头看到牧零,吓了一跳。

这、这个满面春风的人是谁?天哪,是他家元帅,瞅瞅这眉眼,简直跟桃花染过似的。

联想到牧零消失了快一天一夜,白志瞪大眼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