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元帅又被欺负哭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今天也在挨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当牧零再次醒来的时候, 他发现自己的知觉全部恢复了,驾驶舱里温暖如春。

原来卫蓝用欺负值换了《能源开采大全》和《机甲紧急维修》两本书,参照书中内容,利用两架机甲中的零件将雪分离成氢和氧, 以氢氧为能源, 重启了供氧、温度和照明系统。

忙了一天一夜, 此刻卫蓝正靠着舱壁,双眼紧闭睡着了。

看到坐着熟睡的卫蓝,牧零心疼不已。他抓着卫蓝给他披的制服,慢慢坐起来。

意识里,系统看着牧零浑身青紫的惨状,默默道了句:作孽啊。

这话不知是说它自己还是说卫蓝。

当然,牧零也看到了自己身上的痕迹,他忍了忍,到底没忍住,嘴角翘起来。

尽管卫蓝可能只是想帮他安抚精神力,可是牧零还是止不住高兴。

他就知道她心里有他, 说不定从暗巷那一次她就想对他这么做。

那时他们还不熟, 她一直装得凶巴巴, 说不定是掩饰对他的渴望。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牧零竭力压住上扬的嘴角, 捏着衣角,膝行到卫蓝身边。

他看了眼卫蓝身边那个信号发射器, 心里算了算求救信号的发射和接收,以及联邦来救人的时间。

即使联邦军警合作顺利,他们在这里也至少要待上十二个小时。

这么多的时间,闲着也是闲着, 不如

“卫蓝?”

牧零小小声地叫,累极的卫蓝自然没有回应。

“卫蓝?”暗哑的声音更低,牧零贴着卫蓝的唇,用气音描摹她的名字。

睡梦中的卫蓝被弄烦了,不耐烦地别开脸。

牧零不敢再过分,小心翼翼地亲吻卫蓝脸颊、脖颈

一向对穿衣打扮不上心,卫蓝这次出行穿的是警校的校服,除去给牧零披着的制式外套,她身上是蓝黑色的短袖和纯黑的九分裤。

先前忙着修机甲,卫蓝出了一身汗,衣服湿漉漉地贴在身上,牧零怕她睡得不舒服,先把人放平,又替她除去湿衣服。

如果他的眼睛没有目不转睛,他的手没有流连忘返,或许过程能更快,花的时间能更短吧。

过滤的雪水还剩一些,牧零找到被打湿的旧衣服,当做毛巾。

卫蓝是被某种奇怪的感觉唤醒的,耳边传来水声,驾驶舱里的照明系统已经修好了,白色光线亮得人眼睛疼。

她适应了一分钟,才看清牧零在做什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