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江山飞雪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国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战败的消息很快传遍了炎域。帝都一夜之间炸开了锅,从朝堂至街巷,都是对战局的讨论。

“这一仗就不该打!”茶馆里,游手好闲者围在一起,高亢的喧哗声能把屋顶掀翻。“哀兵必胜懂不懂?冰蜀上上下下憋着口气呢,人家输不了!”

“呸!你懂个屁!”一胖老头激动地拍着桌子,“兵贵神速听过没?就是他娘的打的太慢,人家都准备好了才打,要是一上来就突进,早就赢了!”

“你也是个外行,懂个啥呀就叨叨!”一书生打扮的年轻人,使劲用手中折扇敲打椅背,高声道:“仗打成什么样,得看将军的水平!那池岩什么水平?薅着女人裤腰带往上爬的狗杂种!那袁大将军什么水平?一刀一剑砍出来的真英雄!这冰蜀那么厉害,怎么袁将军一去消停了?说白了,打仗不是坐在那纸上谈兵,你得有真本事,得会打!要我说,要是一开始就让袁将军带兵,早他娘的打赢了!”

“对对对,还是读书人有见地……”

喧哗声过,战败的沮丧也逐渐飘远。。帝都本就是一国最有权势、有钱财者的聚集地。他们的子女后代,参军者少得可怜。即便兵役任务落到头上,随便使几个钱,拽着穷人的孩子冒名顶替便是。这征兵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自己征到兵便可,有人顶替自己还能收一笔好处费。况且,那些官宦子弟,到了兵营不听指挥,军官还惹不起。穷人的孩子能吃苦,不怕死,只要给他们戴上几顶“为国争光”的帽子,便嗷嗷叫的往上冲。何乐而不为呢?

城北有一妇人,养育三子,同去参军,被编入西境边防军。经此一役,全部命丧帝国赤水河畔。她每日步履蹒跚,走在大街上,逢人便问:“见过我那孩子吗?他该回来了……”

有心善着,拉着手好言抚慰几句,听其倾诉。或者给些许碎钱,也算是表达一份心意。只是她每日都徘徊在街头巷尾,逢人都问,渐渐把人问的烦了,便都如躲瘟神一般躲着她。

再后来,有调皮的孩子便朝着她吐口水、扔石子,喊她“野女人”,大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心理还赞许这些举动。至于之后她被羞辱、殴打,也就视而不见了。终有一天,妇人消失在无边夜幕之中,这战败的乌云,也就彻底散去了……

袁氏兄弟归朝后,受炎皇重赏,曰“护国有功”。那池岩自知死罪难免,闭门不出,等待审判。可炎皇终究也没有杀他,只罚了个“暂停职务,发配北境,听命于龙萧逸将军账下,抵御魔族。”

这天是三月初三,两年一度的“龙凤会”开始了——这是炎域英才一展宏图的好去处。在这场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