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江山飞雪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仲夏夜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2/3)页
,可那考官竟是眼皮都不抬一下。我看到你以‘玉白红玉’为题,却引得考官连连赞美,我想知道我的文章差在哪里?”

“我不喜欢你的文章。”宇星眼神变得严肃起来,“你的文章太多华丽辞藻,像堆砌出来的玉墙,或许好看,却经不起推敲,一碰就碎了,算不得上品。”

这句话让诗晴极为惊讶,她一向认为文章就是要将最美的词句整合在一起,否则和俗人讲话有何区别?

“再有就是,你的文章太过冗长,空无一物。”宇星继续说着,丝毫没有顾及诗晴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你的引子写的还行,可之后洋洋洒洒上千字,都是在重复引子里的内容,看似‘风花雪月’,实则空无一物,皆是虚言。”

一股无名火涌上心来,诗晴压住脾气,尽量保持声音平稳:“空无一物?那你倒是说说,你写的是什么?”

“轮回。”宇星答得很干脆,“我不是命题人,也不知道说的对不对,但我想风华与雪也好,玉白红玉也好,其实都是在讲这两个字,轮回。”

“怎么可能!这两个词和轮回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佛教徒。”诗晴声音急躁起来,宇星眨眨眼,想了很久,回答道:

“我记得姑娘将这四个字拆开来写,最后写‘雪月’之时,将的是年华老去,两鬓斑白,却仍对酒当歌,揽月入怀。这与我最开始想的玉白红玉几乎一样。玉者,如人新生,一尘不染。白者,初入尘世,正气凛然。红者,一生波澜,凝于一处。最终一字仍是玉,想来是将死之人,归于淳朴。”

诗晴听得呆了,说实话,这“玉白红玉”四个字,她全然没有头绪,能从中悟出人生起伏,归于尘土,实在不像是十四岁的少年说的话。若是考场之上,她能想到这一层,自会洋洋得意,可宇星似乎另有深意。

“若如此写,和姑娘想表达的第三层风花雪月便如出一辙了。乍一看似乎不错,可细想来却漏洞百出。单单这最后一字,为何还要用‘玉’呢?玉白红黑也好,玉白红灰也罢,都能表达此种效果。既然用同一字,其中定有深意。正在此

(本章未完,请翻页)